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全周美油收跌4.1%布油跌1.8%


2019-08-25 07:27:33

郑州市哪里可以代开出生证明【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海外华人买房的新闻从来没有“退热”。

据微信号“加西周末”(westcanadaweekly)5月20日刊文称,就中国人推高房价,日前有一部分温哥华人包场开市民会议,但会议很快就演变成了针对中国人的“批斗大会”。

今年以来,加拿大与华人之间的房产纠葛已“上演”好几个回合,加拿大部分省也准备采取相关措施来“调控”华人买房。

比如近日,一个华裔学生给加拿大房产市场带来一场风波。5月12日,加拿大《温哥华太阳报》披露,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在年初的时候,以3110万加元(约合1.57亿人民币)的高价买下了温哥华格雷岬区(Point Grey)一幢豪宅,创下了今年温哥华豪宅最高成交价纪录。

此前华尔街见闻3月份的消息,加拿大国家银行表示,2015年温哥华房地产市场中,中国买家占比约达三分之一。该银行金融分析师Peter Routledge称,中国买家2015年共计投资127亿加元(96亿美元)用于在温哥华购置房产,占这座加拿大西部城市房产销售总额的33%。在多伦多房地产市场中,中国买家2015年用于购置房产的投资额共计90亿加元,占多伦多房产销售总额630亿加元的14%。据当地房地产管理局数据,2月,温哥华独立房屋平均价格同比暴涨30%,至180万加元,销售量跳涨了37%。包括温哥华西部在内部分地区的平均房价将达到300万加元。

据“加西周末”报道,加拿大BC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该省最大城市温哥华)省议会新民主党议员戴维·艾比(David Eby)为了听取民众对温哥华价格飞涨的房地产市场的意见而在今年3月份组织了一次市民会议,原来预订了一个能容纳150人的会场,报名人数很快爆满;后来找了个300人的会场还是不够,又换了一个700人的会场,结果报名者还是立刻爆满。会上有太多的人抢着发言,纷纷呼吁政府立即采取措施遏制房价。大家感受一下:

市民会议现场

一位年轻护士说,她开始上学时看上的一所房子价值70万加元,她当时觉得不错、但是贵了些;等她毕了业当了护士,那所房子的价格已经是160万加元、翻了一番还多;像她们这样拿护士薪水的人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在城里买到房子呢?护士们在城里买不起房、不能在城里医院上班,病人怎么办?对这样发疯的房地产市场不采取措施是在出卖加拿大!

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性说她在自己的小区居住了几十年,现在走出家门看到的是到处都在把旧房拆掉改建大房,这都是中国人买下原来的房子后干的事情;她说自己这么说会被一些人指责是种族歧视,但这是事实。看看吧,房子外面地产经纪插的牌子是中文的、监督施工的是中国面孔、房子盖好后搬进来住的也是中国人;她在这住了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一位商界男子说他10年前在温哥华买的房子已经增值四倍,但他在市中心写字楼的房租却在下跌,这说明经济在走低、只有房地产价格在疯涨,这与来自中国的洗钱活动有很大关系;他懂得这里的水很浑,因为他在中国呆过很长时间。

一位有两个学龄前儿童的年轻母亲说,不能用种族歧视大帽子压人不让人对温哥华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发表意见,从她爷爷起她的家人就在温哥华市生活,她也想和自己的孩子继续住在温哥华,但高房价让她买不起房;她请求政府的决策者们给她和家人以继续在温哥华居住生活的机会。

除此之外,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资深记者卡琳.瓦尔斯Karin Wells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片名是“种族和房市:温哥华的中国综合症”(Race and Real Estate: Vancouver’s China Syndrome)。

纪录片“种族和房市:温哥华的中国综合症”

“黄祸论、种族歧视再抬头?”

加拿大著名建筑设计师谭秉荣(Bing Wing Thom)给加拿大和中国的许多城市设计过不少建筑,对加拿大和中国都很熟悉。谭秉荣认为,许多中港台有钱人把温哥华的房地产市场当作比瑞士银行还要稳妥的存放资金的地方,认为把钱放在温哥华的房地产市场不但安全而且还会增值。

谭秉荣Bing Wing Thom

谭秉荣说大量华裔有钱人的涌入和海外中国资金的涌入让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加拿大社会存在的对黄种人的歧视和恐惧再度抬头、黄祸论的说法再度出现。

谭秉荣举例说,几个月前他开车在一个路口停车礼让时,另一位驾车者打开车门走出来说,“你干嘛不回你原来的国家”?

谭秉荣有些无奈的说,连他这样加拿大的第三代华裔、成功的建筑设计师、加拿大勋章的获得者也不能幸免于这样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对待。

买不起房怪中国人?部分西方人太任性

据加拿大CBC报道,自从30年前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推出了投资移民项目之后,出钱换取加拿大护照就成了许多中国大陆有钱人的选择。在过去20年中加拿大接收了30万投资移民,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多。

在BC省已经有70多年经营历史的地产经纪公司麦克唐纳公司的内部调查显示,购买300万加元以上豪宅的客户中有70%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买家。

华人喜欢购买房产是不争的事实,豪宅及普通独立屋价格的上涨跟华人购房者不无关系,但豪宅本来就是小众市场,并不会对普通加拿大人的购房选择带来什么影响。一个年收入7、8万的家庭,也绝不会考虑在豪宅区购买百万以上的独立屋。

即使学者和政客所宣称的“中国买家推高了大温房价”的说法是真实的,那从数据上看,他们并非全面“入侵”大温房地产市场,而是有选择性的购买本地豪宅,推高的仅是独立屋的价格,对普通加拿大人的住房可负担性并无太大的影响。在一些研究中,学者对温哥华房价不加区分的采用平均值计算,抹杀了不同房型市场的差异,计算出的数据也就不能反映中国买家对市场的具体影响。

《加西周末》早在285期以及322期的《加拿大人住不起房全是中国人的错?》和《中国买家是如何“写”成的?》两篇头版文章中,深入分析了中国人对大温房产的真实影响以及舆论的走向。

文章认为,即使有学者和政客宣称“中国买家推高大温哥华地区房价”是真实的,但从数据上来看他们并非全面“入侵”大温哥华房地产市场,而是有选择性的购买本地豪宅,只是推高了独立屋的价格,对普通加拿大人住房可负担性并无太大影响。根据大温哥华地区地产委员会(real estate board of greater vancouver)所给出的数据,从2010年2月至2015年2月,本地工薪阶层最能负担得起的两种房屋类型:公寓(apartment)和联排城市屋(townhouse)的价格并没有出现大幅增长,一直处于平稳状态。

在一些研究中,学者对温哥华房价不加区分的采用平均值计算,抹杀了不同房型市场的差异,计算出的数据也就不能反映中国买家对市场的具体影响。而且在很多地产商眼中,加拿大各级政府要为多伦多、温哥华等地独立屋价格过高负相当大的责任:过高的建设标准、昂贵的房屋检测费、过高的房地产税、建筑材料成本大幅上涨、有限的土地供应量、加币大幅贬值、房贷利率下降等等。

事实上,政府发言人、城市发展协会(UDI)主席Anne McMullin、温哥华公寓行销天王Bob Rennie等业界人士所认可的主流论调是:“房价升高主要是因为温哥华供应不足。”

UDI主席兼执行总裁Anne McMullin

UDI主席兼执行总裁Anne McMullin在接受《加拿大地产周刊》的采访时表示,“我们正面临着巨大的、来自独立屋社区的反抗。总是有人问为什么买不起大房子?在50、60年代,一个家庭平均会有3到4个孩子,但现在每家基本只有1到2个孩子,当时房子平均只有1512平方英尺,为什么现在你需要3000平方英尺的房子?”

西温哥华拥有80多年历史的著名发展商British Pacific Properties总裁Geoffrey Croll先生在接受《加拿大地产周刊》采访时表示,即使如今房地产市场处于上升期,政府和开发商都有责任保证当地居民的住房可负担性。将责任全部推给中国购房者,恐怕有失偏颇。

周小川:资本流动异常对新兴市场国家不利,糖炒栗子店用了一个“最”字被罚20万

女足铁腰压哨投长春细节曝光 直言加盟为圆冠军梦,除权成飙涨新起点 三角度掘金填权股

原标题:莆田系医院从业者曝内幕:肿瘤、男科、妇科病人最好骗

法制晚报快讯 (深度记者 王选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生魏则西在2年前体检出滑膜肉瘤晚期,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花费将近20万医药费后,仍不治身亡。此事引发公众热议,并将百度公司和莆田系医院再次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莆田系医院从事多年工作的莆田人林希(化名)今天上午接受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采访时直言,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类科室存在欺骗的可能性最高,病人因为隐私等原因让这三类科室敢“打一枪换一炮”。

林希称,外包公立医院科室的情况在前些年实际非常普遍,莆田系投资者一般需要送礼、走关系等方式才能承包大的公立医院科室。“承包下来后,他们每年会给医院一定数额的承包费,有的还根据营业额进行分成。”

林希认为,“魏则西事件”对于莆田医疗行业未必是件坏事。“这些肮脏的东西早晚会被淘汰,只是这件事加速了淘汰过程,莆田系得去思考,未来我们怎么去发展。”

走关系才能外包公立医院科室

2012年,林希进入贵州某地市的一家莆田系医院,负责行政管理方面工作。“我是莆田人,本地人想进入这个圈子其实并不难,越来越多莆田籍的大学生在毕业后也进入这个行业工作。”

魏则西事件出现后,不少人疑惑:为什么武警医院、公立医院会把科室承包给莆田系? 

林希说,早期国家让公立医院自负盈亏,但实际上很多科室是“养不活的”,没有多少病人。经营者没有积极性,对员工的奖励也受到种种制约。特别是妇科、男科这块,第一,综合性医院科室太多,在这方面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第二,没有足够的设备、专家和技术。 

“中国人的共性思维,就是相信公立医院,特别是部队医院。莆田系资本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就可以省去很多宣传费用。”林希说,外包公立医院的某个科室,特别是知名公立医院并不容易,都要找关系。找政府的官员、医院的领导,通过托关系才能进去。“普通人和医院联系,给多少钱都不愿意理你的。”

林希说,承包下医院科室后,他们每年会给医院一定数额的承包费,有的还根据营业额进行分成,医院方面基本不再插手管理。但归根究底,品牌并不是莆田系自己的,只是租用一段时间,珍惜程度当然就没有那么高。魏则西事件所揭示的广告夸大等问题,那就必然会出现。(微信ID:fzwb_52165216)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过去两年,政府部门对于医院科室“外包”现象进行过一定政策规范。比如湖北省卫计委在2014年5月曾发通知,从当年6月1日起,严禁政府举办的、享受国家全额或差额补贴的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以任何形式将临床科室、医技科室出租或变相出租承包给个人或组织进行营利性活动。对已经出租的、变相出租承包的或违规合作项目,必须立即取消或终止出租、承包、合作合同。

林希说,现在科室外包的情形已经不太多了,留下的基本是以前承包的或者比较赚钱不愿意撤掉的。“现在莆田系的老板都不愿意承包科室了,政策一变,就要全部撤资,风险太大。”

肿瘤、男科、妇科病人最容易被骗

大部分中国人都是通过百度进行搜索,以便了解相关疾病情况。莆田系在百度上的广告投入占其总收入很大一部分,宣传时夸大效果屡屡被人诟病。

林希说,早在七八年前,一些莆田系医院“生物细胞再造技术”治疗癌症的宣传口号是非常响亮的。广告中称,患癌症的是一些生物细胞坏掉了,通过“生物细胞再造技术”,可以残生更多更好的细胞。这项技术来自欧美最先进的治疗癌症技术,很有可能会治愈。“实际上是包装的一种技术,基本没有什么太大作用。”

“其实这是国外非常不成熟的技术,主要是挂着国外的名头。”林希直言,相对来说,癌症患者的家属,为了治病往往愿意抓住一切机会,一听有这个技术,就会打电话咨询。然后就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和他们来解释,一步步就会来相信,然后去花钱。 

前几年这些“生意”好做,这些年大家获取信息渠道更多,再加上莆田系负面报道不断,相信的人越来越少。“类似魏泽西这种病人,一个月也就几例,一例就得收个十万块钱。现在一年能赚几十万算不错的了。”

林希说,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种科室存在“坑蒙拐骗”的概率最高。肿瘤这块,专家比较匮乏,治疗需要全国知名的专家,真正能做肿瘤的莆田系医院不多,全国就有几家,投入都是要好几亿的;而男科、妇科,因为都比较隐私,不愿意互相透露,也容易上当。男科、妇科前期投入很低,大头都投在广告成本上面,很多老板都是抱着“捞快钱”的心理。(微信ID:fzwb_52165216)

“相对好点的是眼科、牙科、骨科、产科,这几种科目都算比较干净的。技术等各方面都有严格要求,也有口碑等长远的考虑,一般不会只‘打一枪换一炮’。”林希说。

莆田人林希举例说,比如眼科,主要是两个病,一个是白内障,一个近视。白内障的花费都是走医保的,能够走医保,费用都比较透明;还有产科,也会比较注意做口碑。“要骗一个人,可能会影响周边30个人,生小孩生得好,或者眼睛看的好,自己会继续再来,也会告诉他周边的朋友。”

林希认为,“魏则西事件”对于莆田医疗行业未必是件坏事。对行业内坏的势力进行打压,这方面就会慢慢减少,“这些早晚会被淘汰掉,只是说这件事加剧了淘汰的过程。”同时,林希也指出,“这种现象根深蒂固几十年了,不是通过一个事件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莆田系得去思考,未来我们怎么去发展。”(微信ID:fzwb_52165216)

最新进展: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介入调查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近日“魏则西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



相关报道:中国网事:乡村瘫痪青年胡启初的公益梦
相关报道:不要对孩子大吼了,用这样的方法管教孩子既简单又有效
相关报道:10送20屡见不鲜 资金出手挖掘高送转金矿
相关报道:德宏做一个房产证多少钱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